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正文 第三十八章 十声慢

本章节来自于 雪山飞狐网游录 /195/195753/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    
    参观埋骨堂给苗人风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随后恍然大悟,很象是火葬场啊!当然,跟现实中的火葬堂还是有些区别的,在原理上是完全不同的根念。宁远波就是此代埋骨堂的掌教,无势巅峰大宗师等级,埋骨堂即无三仙,亦无先天水准的武者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与天地环境恶化有极大的关系,“天地有正气,傲骨天地存”此为“埋骨诀”的总纲,讲的是正统九气里蕴藏着极其微量的傲气与骨气。换个意思说,不管哪个种族,只要是开启了丹田,其必然有傲气与骨气,差别只在于有没有表现出来罢了。

    但不管生前是否傲慢或是懦弱,其死后必存有傲气与骨气,而埋骨堂就是通过收集傲气与骨气,来增强“埋骨诀”的修练。为了让苗人风有更直观的认识,宁远波带苗人风去了一间密室,极为小心的将一个玉盒取出来,玉盒内摆着只有小指长短的骨头。

    骨头晶莹剔透,可清晰看到它内中含有奇特的图案,象是漩涡,又类似线条,苗人风恍然,漩涡应该就是“窍”,线条则是“脉”,“这是相形或者说是骨相?”,苗人风问道。

    人族始祖最早只拥有一个头颅,通过吞噬万物生长出“人形骨架”,骨内又生长出窍脉,然后进化出血肉、皮衣,从而成为真正的“人”骨源是远古彼岸寄居在“人”骨上,后来出现“人族始祖”爆炸事件,远古彼岸们分化为长生与轮回,但不管哪一种,都仍然是寄居在“人骨”内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人族慢慢的融合了远古彼岸形成“骨源”,这也是人族仅花数千年时间就成为天地统治种族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如果说“骨源”是外来的人之结构,骨相就是原有人之结构,这从人失去骨源仍然可以存活,失去骨相则灰习烟灭就可以推测出来。由此也能发现,埋骨诀的修炼是“一步到位”,什么叫一步到位呢?也就是没有经过气势、意境这两个阶段,直接就是“法相”修炼。

    一旦修炼成功,窍与脉的锤炼就是水到渠成的,从而激活“骨源”。

    “很神奇的修炼心法啊”,苗人风赞叹道。

    神奇归神奇,对“外”需是很依赖的。何谓“外需”?就是傲气与骨气,而傲气与骨气则是别的先天死亡后所残留的,埋骨诀将其抽取出来化为己有。

    因此,一旦天地环境恶化,先天的数量锐减,傲气与骨气的汲取也自然减少,更何况,傲骨双气存留的时间是有限的,不能及时抽取,傲骨双气就会消失于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由此也能发现为什么“埋骨堂”没有出现先天级的人物,这是“埋骨诀”一步到位的效果决定的,没有足够的傲骨双气积累,修炼埋骨诀是永远无法晋阶先天的。可一旦突破到先天,就直接忽略气势与意境两个阶段,在先天阶段就修炼出了“法相”,实力直逼人仙。

    换个决思说,埋骨堂若是出现一个巅峰先天,其实力可与法相巅峰天仙相等。

    在参观过程中,给苗人风印象最深的当属“埋骨之像”,那是一尊高过二十多米的高大雕像,但它并非摆设,而是埋骨堂的镇派之宝。这尊雕像在埋骨堂鼎盛时期,起到不可或缺的作用,它能够将收容入“体”的骨进行提炼,从而生产出傲骨双气,而苗人风看重的,则是“埋骨之像”的铸造原理。

    埋骨之像的铸造原理就是“三道合一”,原理说出来是很简单的,就是“人”,埋骨之像就是一个“人”,内里有骨源、法相、丹田但要把它铸造出来却是不简单的,不管是材料还是锻造才艺,都是很难的。

    但苗人风却是觉得有一扇门被打开了,将“虚空体、炎帝相、日月天山海诀”融合在一起,铸造出一尊“虚空帝像”,那么,这尊“虚空帝像”就如同他的分身一样。由于采用的原理是共通的,那么,这尊雕像同样也能形成“虚空俯瞰”,也许还有其它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我槽,这不就是彼岸塔吗?”苗人风拍了拍额头。

    宁远波拿出的“骨相”不是给苗人风的,而是让苗人风更直观的感受一下什么叫“傲骨双气”,然后才小心翼翼的提出一个建议。如果不是他之前拿出“骨相”,苗人风听到这个建议,搞不好就把埋骨堂给灭门了。

    傲骨双气就象“血”一样,只要是身体健康,偶尔去捐血不仅是做了公益,还对身体有些益处。傲骨双气也是如此,抽取少量的傲骨双气,对武者修炼没有任何的影响,反而有些益处,据说能够提升窍脉强度的上限。

    “据说?”

    宁远波搓了搓手,“只是从祖宗记载中看到,埋骨堂已有数代没有做过此类试炼,主要是没有达到源相融合的武者。”

    骨源、法相合称“源相”,“十圣之后无碎虚”,在裂疆、春秋、战国三个千年时间里,涌现出大量的修炼天才,达到“武王满地走,三仙多如狗”的鼎盛时期。但就算是这样的鼎盛时期,仍然没有“破碎虚空”的强者出现,其主要原因就是没有达到“三道合,虚空碎”的要求。

    三道合,就是道体、武道、气道融合成一体,而武王们最多只做到道体与气道的融合,或是武道与气道的融合,没有出现过道体与武道融合的成功例子。当然,不是说融合是容易的,只有两道融合者才能有资格被称为武王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源相融合的才能抽取?”

    “祖宗记载里没有提到这个,但成功的例子无一不是源相融合的,源气或是相气进行抽取的话,或许会有所影响。”宁远波讷讷的说道。

    苗人风想了想后,一咬牙就同意了,他是个恩怨分明的人,夜雨天帮助他获得“仙神篆:祈雨”,那他就要还掉这个人情。当然,不能为了不空情把自个搭进去,苗人风详细的询问“抽血”过程,而过程其实蛮简单的,就是站在“埋骨之像”内。

    苗人风在走入“埋骨之像”前,原想说一番威胁的话,只是转念一想,好象是自己求埋骨堂,而不是埋骨堂强烈要求自己的,那威胁的话就有些太过份啦!苗人风只好张了张嘴后又闭上,小心翼翼的从“埋骨之像”的左腿处走了进去,那进方就是入口。

    二十多米高的雕像,单是一条腿就比苗人风要大上数倍,而进入后,苗人风更是惊讶,里面居然有个短距离的传送阵。他一进去,就感到传送波动,随后不久就被传送到一个封闭的空间内,苗人风也不知道自己此时处于“埋骨之像”的哪个部位。

    “苗屠,你此时处于雕像的腹部,即是丹田的位置,当启动时,就是埋骨诀心法运行之时,你若是感到不适,可大声喊一句,我会停止的。”

    苗人风应了一声“好”,然后等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反应,他不禁出声喊道:“宁掌教,你还在吗?”

    “咦?”宁远波的惊咦之声传入,“苗屠,你还可以说话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说话?”苗人风纳闷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正在抽取啊!祖宗记载上提到,抽取过程内,被抽取者会出现不同的状态,但肯定是无法与外界的交流的。”

    苗人风琢磨了一下,估计与自己是完整道体有关,当然也只是估计。

    苗人风出来时,就看到宁远波喜滋滋的将一个玉瓶递过来,“里面装的就是傲骨双气?”苗人风接过来后晃了晃,听到“水花”的声音,有些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骨气,至于傲气,呵呵。”

    苗人风一听到“呵呵”就有些羞恼,尼玛,这意思是自己没有多少的傲气?卧槽,好象确实没有多少啊!骨气很多,傲气居然稀薄,这就比较尴尬了。

    “苗屠无需恼怒,傲气过多非是件好事,会影响武者的心性,据祖宗记载,傲气过甚者,走火入魔的居多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种事情?”苗人风惊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傲气不可过盛,盛则异气侵骨气不可或缺,缺者为异端。”这是埋骨诀里的一段。

    专业之事果然还是要委托专业人员来做,埋骨堂虽然没落无数代,但专业上却是没有松懈,宁远波将夜雨天扛进了“埋骨之像”内,然后又出来进行操作,将夜雨天送入“丹田”,即是苗人风之前所在的地方,然后将苗人风的“骨气”注入。

    “能否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?”苗人风问道。

    宁远波先是疑惑随后恍然,摇了摇头说,“暂时还不是很清楚,需要知道它的窍脉能否开启,若是开启就可自动呼吸进行骨气转化若是不行,就得隔段时间注入骨气,让它保持活跃,稳定纯度。”

    宁远波自然不知道那具骷髅内睡着一个“天”,仅仅是把骷髅视为一具“真骸”,至于苗人风为什么要挽救这具品质很差的“真骸”,宁远波自然是不会去问的,高人行事,多问会遭祸的。

    相比抽取,输入的时间却是很长,宁远波说输入骨气需要谨慎,其原因在于“吸纳”。真骸本身不具备“吸纳”能力,若是一次性输入过多骨气,就象人吃多了会撑一样,造成消化不良。人消化不良还有治,真骸消化不良的结果就是“轰”一声爆炸。

    埋骨堂用“人丁单薄”来形容是很合适的,除了效忠于六扇门的宁棕霑外,湘西埋骨堂就只剩下“宁远波”一个人因此,有人找上门时,宁远波只能委托苗人风出去接待,埋骨堂的业务是“埋骨、收骨、安葬”等等,此次找上门的就是“安葬”。

    “骨埋于他乡,忌讳颇多,倒不是真的会有何后果,主要是本门传来的规矩,所以,还希望苗屠能依规行事”。

    苗人风接过重重的木箱后点了点头,然后就随来人一起离开埋骨堂。

    尸骨已经有些年头,被发现也是很偶然的事情,官府还是很认真做事的,只要发现不明尸体或骸骨,都会派出人员前来查一查当然,若是年代太过久远,一般都只是记录在案后就没有再去理会,除非有苦主前来报案,才会开档办理,否则,就是委托埋骨堂将其安葬。

    湘县的衙差带着几个衙役一路小跑的跟在苗人风身后,后来实在是赶不上了,就只好雇佣了一辆马车追赶,待到达地点后,发现苗人风正在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“埋骨客,你已经收拾干净了吗?”衙差喊道。

    “嗯,收拾干净了。”苗人风将最后一件祭祀所用的物品放入箱子中,随口应道。

    嗖……,一道人影奔跑而至,挡在苗人风与衙差之间,喊道:“把我的尸骨还来”。

    衙差与差役们先是一愣,随后大笑,衙差指着那人骂道:“你这人发甚颠疯,你活生生的站于此处,何来你的尸骨?”

    苗人风倒是听懂了,玩家们死亡后会留下尸体的,尸体会在玩家复活后10分钟至30分钟成为骸骨,但骸骨不会因为玩家的复活而消失。若是单独死于野外,玩家们也能找回自己的骸骨,找回骸骨也不是无聊,而是能捡回一些修为经验。

    若是此人在苗人风还没有完成“收骨”时来,苗人风倒是会把尸骨还给他,但现在“骨”已经收了,这就是“埋骨堂”的财产,自然是不能还回去的。

    当然,若是宁远波亲自来的话,其修为过低,碰上这个先天级的玩家武者,搞不好就要还回去的,只是现在是苗人风办理此事。

    先天高手见苗人风不肯还尸骨,顿时大怒,正要硬抢之下,面前却是横着一排五人,中间者正是那个衙差,衙差亦是一脸怒色,喊道:“咄,那汉子,可是要杀官造反?”

    “杀官?区区衙役也敢称官”,先天高手耻笑道。

    衙差不怒反笑,其余四个衙役也笑,“哈哈哈,原来是只小鹌鹑,何人告诉你衙差不是官?”

    苗人风知道衙差确实是官,衙差也叫官差,官是包括吏、臣、阁三个阶级的,吏相当于基层办事员、科员,统称官吏然后就是稍有点权力的,比如典吏、户吏等等。到了县衙里的头头,就是臣,与吏一样,臣也是九级品,九最低,一最高。

    臣又分为外与京两种,京臣就是在燕京与洛京为官的,外臣则是郡级大臣。阁就是国字号的大臣,一般都是一品大臣才有资格入阁为阁老。

    杀官确实是很大的罪名,但若是没有什么根基的武者,杀官也就杀了,反正一人吃饱全家不饿,就算有牵连也牵连不了谁。但若是背后有帮会、门派、家族之类的,对杀官就有所顾忌啦!至少不会明目张胆的杀,而是采取夜黑风高的时候前去刺杀。

    苗人风在埋骨堂里就知道那一差四役是玩家,而且是扮猪吃老虎的玩家,五个家伙其实都是开窍先天的等级,却故意将修为进行隐藏当然,在苗人风这样的高手眼中,那粗劣的敛息是起不了作用的,倒是那个寻尸骸的先天玩家落入圈套中。

    苗人风之前故意施展轻松甩掉这五个家伙,就是让这五个家伙别耍花样,而五个家伙显然也清楚这一点,若是没有出现寻骸者的意外,此次事情应该是很顺利完成的。

    以“杀官”罪名耍弄不知“官员”设定的玩家,这是很多当官玩家的手段,反正玩家是可以复活的,就算真的被杀,那“杀官”罪名就是坐实。而若是没有被杀,却也可以经过一番运作后,将“杀官”罪名坐实,所以,落入陷井者不管如何,都要出一番血的。

    衙差的说话语气依足了,这就很难辨出他是玩家还是,而衙差就是要让别的玩家误以为是,杀的话是可以消除证据的嘛!

    苗人风没有理会这其中的龌龊,提着大箱子就准备走,只是那寻骸者却是不会让他走,一道劲气直接劈了过来。苗人风错步而走,就躲到了衙差的身后,而袭击他的劲气,则被苗人风引了过来,迫使衙差不得不接招。

    审其招心中一声“老子哔了狗”,一掌将袭来的劲气冲散,但也蹭蹭退了两步,“好胆”,审其招大喝道。其余四个衙役“卡卡”两声将“水火棍”组合起来,齐齐朝地上一顿发出“嘭”的声响,四道人影错开后将寻骸者围住。

    “水火清花棍?你们是湘衙五坑?”寻骸者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人,此间之事由我等来解决。”审其招没有理会寻骸者,而是小心翼翼的对苗人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做你的事”。

    审其招暗骂一声,分别给四个兄弟传音后,朝寻骸者笑道:“花郎击鼓走乡间,拈花惹草擅通奸。花击鼓,你东窗事发了,束手就擒吧。”

    花击鼓手一伸,一面脸盘大的鼓落入手中,手掌一拍鼓面“咚”一声,含有特效的声音朝四周荡漾而开与此同时,湘衙五审齐齐将手中的“水火清花棍”伸出,疾速交错敲击,发出“梆梆梆”的声音,恰如其份的抵消花击鼓的“鼓音”。

    “踏水有清花”,审其招拖棍而走。

    “花开有水火”,审逼错身而走。

    “水火棍惊雷”,审唇纵身跃起。

    “落地湘衙审”,审胸原地不动。

    “走你”,审臀疾冲而出。 (乐百家娱乐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狼籍的小说雪山飞狐网游录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雪山飞狐网游录最新章节雪山飞狐网游录全文阅读雪山飞狐网游录5200雪山飞狐网游录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狼籍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乐百家娱乐